熱購集運
守望唐古拉山15年,他為青藏鐵路做路石
來源: 人民網      時間: 2021-02-24

 

    熱購集運自治區安多縣北部,是高聳的唐古拉山。億萬年大地碰撞擠壓出的褶皺,曾經是熱購集運與外界交流的障礙。但是,人類花費幾十年的時間,用雙手打通山川——青藏公路和鐵路穿越唐古拉,成為保障熱購集運對外交通的要道。

    石塊翻轉,塵土飛揚,幾分鐘,相機鏡頭落上一層灰。機械的聲音震耳欲聾,西北漢子、青藏鐵路唐古拉線路車間主任李彪林吼着指揮在場的施工人員,有時候説不明白,他就從工人手中接過工程機械,自己上手作業。

    李彪林檢查設備的連接零配件是否鬆動 徐馭堯 攝

    鐵路養路工作辛苦,青藏鐵路唐古拉線路車間的養路工作更加辛苦——平均海拔超過4900米。寒冷和缺氧,讓本就注重體力的道路維護工作變得格外吃力。“和平原地區比,在高原拿起設備施工,就已經要付出全力,更不用説複雜的自然環境帶來的挑戰。”李彪林説。

    回到宿舍,泡了泡腳,李彪林拿出手機開始和妻子連線。“今年過年又回不去了,抱歉啊。”對着妻子和孩子,白日裏果決剛斷的李彪林有些愧疚。

    “沒事,習慣了。你在山上多吸氧,不行還是要吃藥。缺氧,毀身體啊。”妻子言語中盡是關切。

    檢測軌面高低 徐馭堯 攝

    惡劣的氣候是唐古拉工作的最大挑戰,缺氧和寒冷共同威脅着高原鐵路的運轉。有一次,突降暴雪導致深夜線路故障,李彪林帶着工人冒雪前行。因為路上雪厚,汽車無法通行,李彪林徒步六七個小時,終於在深夜達到了故障點,幾人一起動手,修復了故障。

    2006年前夕,在青藏鐵路正式通車前夕,李彪林調來當時仍叫雁石坪車間的唐古拉。當時車間沒有宿舍,大家都住在板房;當時物資沒有保障,大家吃東西都願意湊活;當時車間只有一輛卡車,大家坐在卡車車廂裏,風從四面灌進來,吹得李彪林直打顫。

    從養路工幹起,到今天成為唐古拉車間的主任,李彪林把這段路上幾乎每個工種都幹了一遍。守望唐古拉路段已經15年,李彪林對每一截鐵路都瞭然於心。沿線的哪些站,李彪林提起來都是如數家珍:哪一年在某站幹過,當年站上的人和事,李彪林説着就樂呵起來。

    有些往事,聽起來既心酸又温馨。2010年春節前夕,當時李彪林所在的站僱不到廚師,大家吃飯成了大難題。“要麼是聽到唐古拉的名字,就被艱苦條件嚇跑了;要麼是來幹了幾天實在沒法忍受,辭職了。”李彪林尋思,大家幹體力活已經很累,連飯都吃不好,那可怎麼辦?

    他在跟妻子聊天時説了自己的煩惱。妻子聽了他遇到的困難,就申請來唐古拉,一是和丈夫團圓,二也是能給唐古拉的工人們做飯。

    搗固作業現場 徐馭堯 攝

    這一干就是近一年。李彪林至今還記得,2010年除夕夜,妻子給李彪林和工人了做了一頓大餐。大家吃得開心了,用廢舊的木材在院子裏點起了篝火。大家圍在篝火旁唱歌跳舞,火光躥得高,生活顯得温暖無比。

    唐古拉山是風口,高原的寒風磨得李彪林皮膚粗糲,但也磨出了他較真的性子。雖然談起生活和往事,他都笑眯眯地一臉隨和,但是真要開始談工作,他便拿出一副認真的面孔。每天下午結束工作後,李彪林都會召集車間的職工開會,總結當天遇到的問題。“你們組長要擔起責任來?今天施工的時間是怎麼控制的?”平時吃飯聊天一團和氣,這時卻無比認真。大家剛剛還在嬉笑,此時臉上滿是嚴肅。

    “這些錯誤不大,但是暴露的問題不小。一點小毛病,可能就在高原的極端環境下被放大。萬一出了問題,誰能負責?”李彪林説。

    李彪林檢查兩股間的水平和軌距 徐馭堯 攝

    守着這條路15年,李彪林也想過回去,但總是割捨不下——“這裏我最熟悉,我不幹誰幹?”作為一名黨齡十多年的黨員,李彪林覺得守護這條路上的安全平穩,是他最大的責任,也是能為黨和國家做出的最大貢獻。

    “我們,都是青藏鐵路的路石,共同托起這條雪域天路。”李彪林説。整日同路石和鐵軌打交道的他,臉上透着如石般堅毅,那是被唐古拉的風吹磨出的光亮。(記者 徐馭堯)

(責任編輯: 達珍 殷小燕)
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100001397633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