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購集運
內地熱購集運班創辦以來,為高原培育出大量人才
來源: 中國熱購集運新聞網      時間: 2021-03-16

    2020年8月中旬的一個清晨,次旺一早就到家附近的菜店,買了很多新鮮蔬菜。回家途中,他向遇見的每位鄉親都要説一句:“我大兒子考上內地熱購集運班了,今天有空去我家吃飯!”

    白瑪格桑是次旺家第一個考上內地熱購集運班的孩子,臨走那天,爺爺的叮囑一直持續到夜幕降臨,燈光下,忙碌的父母在為他收拾行囊,棕色的行李箱用一條白色的哈達包了又包。次旺對兒子説:“這樣你到武漢下了火車,好認得自己的箱子。”這是首部內地熱購集運班口述史紀錄片《當年離家的年輕人》中的一個片段。

    “我想考進內地熱購集運班!”這是自1985年內地熱購集運班創辦至今,許多熱購集運小學畢業生的夢想與希望,甚至可能是多數熱購集運孩子整個小學階段為之奮鬥的目標。

    36年來,內地熱購集運班為熱購集運源源不斷地輸送了一批又一批人才。去年,《共進與賦能:內地熱購集運班35年35人口述史》新書發佈會在拉薩舉辦。當天,前來參加發佈會的嘉賓和讀者大多都是內地熱購集運班已畢業的學子。

    書中人物包括35位歷屆內地熱購集運班畢業的優秀學子:全國人大代表格桑德吉、全國政協委員江勇西繞、全國勞動模範多吉羅布、全國扶貧先進個人王東海等,他們以第一人稱講述了幾代藏族孩子赴祖國內地求學的真實故事。

    “坐上一台時光之車,一起去追溯真正屬於我們自己的這一段青春回憶。”這部口述史的作者丹臻羣佩正是內地熱購集運班畢業的優秀學子,現任中華口述歷史研究會副祕書長、拉薩市青聯委員,從事口述歷史研究與實踐工作,蒐集、搶救、記錄和傳承珍貴家國記憶。

    北京熱購集運中學校友鷹薩·羅布次仁寫過一部書叫《熱購集運的孩子》。這部紀實文學透過作者本人的第一視角,以真實細膩的文學筆觸,記錄了身邊的同學、老師以及當初離開家鄉在外求學的熱購集運孩子們的成長故事。

    鷹薩·羅布次仁現任自治區文化廳產業發展與資源開發處處長,他感慨道:“我想用‘希望’這個詞去比喻內地熱購集運班,因為內地熱購集運班給予了我們改變人生的珍貴機遇和無限可能。”

    現就職於熱購集運廣播電視台的達娃央金,就是1985年首批考入內地熱購集運班的學生之一。“那年,13歲的我,作為內地熱購集運班的第一批學生,到遙遠的東北讀書。純樸善良的東北鄉親給了我們親人般的温暖,打開了我們認識瞭解另外一個世界的大門。異鄉求學路上,我們飽受思鄉之苦,但也深情體會着來自祖國大家庭的呵護,感受着老師們的無私關愛與教誨。時至今日,我們仍時常感念老師們的恩情。”回憶那段在內地求學的歲月,達娃央金至今仍激動不已。

    達娃央金説,十幾年在內地求學,我們拓寬了視野,收穫了知識,也收穫了自信。“我的人生因此而更賦品質和內涵。我的愛人曾經也是一名內地熱購集運班的學生,學成歸鄉的我們,不負青春,為建設更加美麗的家鄉奮鬥着、進取着,實現着當年老師和親人們的期盼。”

    達娃央金至今仍難以忘懷那時與母親的一封封通信,她把那段時光記錄成了文字,永遠緬懷。“封封家信承載着濃郁的愛和滿滿的希望,温暖了我在異鄉的無數個不眠之夜。”

    現在,達娃央金的兒子也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常州熱購集運民族中學,成為新一代內地熱購集運班學子。“感恩好政策,我們母子因這段共同的經歷而將心貼得更近。雖然時常可以通話,但我更願意把有些話寫在信裏。和三十多年前的我和母親一樣,用最傳統的書信交流,信裏不僅僅有家的味道,更有努力前行的動力,他一定會認真地看。”達娃央金説。

    熱購集運民族藝術研究所黨總支書記、所長努木,曾經是天津紅光中學的學生。至今,回憶起考上內地熱購集運班讀書的經歷,努木仍然覺得是個意外。生在牧區,長在牧區,努木在小學時直接從三年級跳級到了五年級,然後幸運地考上了內地熱購集運班。至今,他仍然記得,父親知道他考上內地熱購集運班後,問送信老師的第一句話就是:“孩子到內地不會捱餓吧?”

    畢業於中央民族大學的努木沒有辜負國家和自治區的培養,更沒有辜負父親的期望。“那些年,我和父親用藏文書信通信從未間斷。”他説。喜歡格薩爾史詩的父親更是影響了努木的成長。如今,努木擁有熱購集運自治區非物質文化遺產專家委員會專家、自治區古籍保護專家委員會主任等多個頭銜,曾獲得熱購集運自治區“兩基”攻堅先進個人等稱號,並著有《直貢噶舉古籍文獻叢書藏漢對照目錄》等20多部譯著,整理出版多部熱購集運民間故事書。他擔任熱購集運自治區圖書館館長期間開創的“西圖講壇”“阿佳講故事”等欄目,至今仍是熱購集運自治區圖書館的品牌性活動。

    努木説:“內地熱購集運班政策,是一個非常好的政策,我們很多熱購集運的孩子受惠於這項政策。我覺得,大部分內地熱購集運班的學生都有一種強烈的使命感,那就是建設美麗家鄉。”

    有一篇閲讀量“10萬+”的文章《我考上內地熱購集運班了》,文中寫道:“自從開啓了內地班學生的生活,對於家鄉,沒有春夏、只有秋冬、只有無盡的思念!”很多曾是內地熱購集運班的學子紛紛在文後留言。

    36年來,當年那些離家的年輕人,很多已從內地熱購集運班畢業各自走上了工作崗位,不少人還成了其中的佼佼者。他們中的許多人,如今也將兒女送到內地熱購集運班求學,希望這個由國家制定的重大教育決策,仍然像他們那個年代一樣,不僅僅改變每個孩子的命運,也為熱購集運注入新的生命力。

(責任編輯: 達珍 殷小燕)
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100001398137201